繁體版
背景
默认
字体
默认 特大
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宽度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
澳门永利娱乐官网

作者: 鬼魅族璇幽染   更新时间: 2018-09-05 00:51:44   字数:2024字

不要,不要走!叶陌突然惊醒,一把抓住了一旁温如玉的手,眸中带着泪水,她低下头,整个人大口的喘着气。

叶陌缓了缓,抬头看着温如玉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,立马收了起来,她再次低下头,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,她眉琐紧皱,似乎感觉到了背后的伤痛。

“你…别以为救了本皇子一命,本皇子就相信你了,女人,你最好快点好起来。”他冷淡的说道,一脸不屑,叶陌叹了口气,似乎有些不开心。

几天不见离袁渊,似乎有些想念他了,他就这么放心我在这里吗?叶陌笑了笑,算了,快结束了,她忍着痛,想下床。

三日已过,叶陌附在温如意身边,等待着她的苏醒,可是守了整整三个时辰,温如意依旧没有苏醒,叶陌愣住了,不可能啊,毒已经解了,怎么可能还没醒。

温如玉站在一旁,眉眉宇间似乎流露出怒气,三日已过,温如意怎么还没醒来,莫非这个女人骗自己?想到这里,他双拳紧握,眸中怒火四起。他最痛恨骗他的人。

“女人,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骗本皇子。”他压着嗓子里的怒火,寒意袭来,叶陌突然一惊,抬头望着温如玉的脸色。

“你听我解释,毒我真的已经解了,至于她没醒来,我…”她没有说下去了因为她也有些怀疑。

“我不管,女人,今日我就先送你下地狱!”他的怒吼道,发出可怕的声音,叶陌咽了口吐沫,立马发动手镯上的开关。

温如玉举起了剑,压制着火气,理智的指着叶陌。“这件事,我会告知离肖,来人关进牢房里。”他说道。

离肖,当今诺澜国皇帝。

叶陌知道如果这件事被离肖知道了,自己不仅必死无疑,而且也会连累叶家上下和整个离王府,她必须找温如玉解决这件事。

“我知道你不信我了,可如果真的是我对温如意下手,那么你给我这么多机会,我完全可以置你和她死地,为什么还要用生命相抵?”她对着温如玉说道,她知道不是自己的错却被人误会的感觉很难受,所以她想救自己。

“哼!女人,你叫我再怎么相信你。”他问道,叶陌愣一下,相信我的唯一办法只有让温如意醒来,可是她还在昏迷,而今也没有让他继续相信自己的办法,这个山芋真是棘手。

叶陌思索着,咬着唇。

“我…”她没有说话,只是低着头。

“来人!”温如玉大声唤道,叶陌心一颤,看来躲不过去了。

就在此时此刻,却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。

“住手!”叶陌听到这个声音,眉琐微皱,好熟悉的声音,好像是离袁渊的,他来看我了?

叶陌抬起了头,凝视着门口的人。

只见一位身着白袍衣段的男子从容的走了进来,抬头看了看叶陌,脸色冷淡。

叶陌见到离袁渊,心一颤,立马跑到了离袁渊身后。离袁渊看看叶陌,又看了看一旁脸色难堪的温如玉。

“温如玉你倒是想对本王妃王妃做什么?”他冷淡的问到,眸撇想了叶陌,叶陌眨了眨双眸,凝视着温如玉。

“师兄,莫非你还要袒护她?”温如玉询问道,心里却压制着火气,他顾及离袁渊的地位,自然不敢怎么动手。

但他知道因为一个离王妃破坏了百年的关系,离肖自然会动怒,不过失去一个花枝国,对诺澜国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,而离肖也可以借助他的手除了叶家,除了离王,怎么算,温如玉也得不到好处。

叶陌突然站了出来,在离袁渊面前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。离袁渊点了点头,又看了看一旁的温如玉。

“这件事,本王觉得还是先救师妹,等她醒了,自然一切水落石出了。”他说道,叶陌立马点了点头。

温如玉也不再说什么,因为他知道,离袁渊说的话,天下还没有人敢忤逆,他若是说等,就算等到师妹死了,他也不会离开。

听到离袁渊的话,叶陌瞬间觉得心头一暖。她望着离袁渊,带着笑。离袁渊却给了她一个眼神,让她快点处理这件事。

叶陌得到命令,绕过温如玉,来到了温如意身边,她探了探温如意的脉,开启了解毒系统。

系统显示在温如意体内有一种慢性剧毒,摄量不多,虽然不足以致命,但随着量的积累,身体也会受到损伤,出现昏迷状态,直到死亡。

叶陌看了看记载,不禁摇了摇头,古代人用毒好可怕。不知不觉间便会置人与死地。她深吸一口气,紧闭双眸。

这毒倒是常见,不过唯独解药里的一味,极为珍贵,名十指禅节。

叶陌摇了摇头,睁开双眸,挥手写了一张药方交给了温如玉。温如玉看着药方,眯着双眸。

十指禅节…这味药在整个大陆也只有一个人有,那便是离袁渊的母亲,太妃才有。

温如玉凝视着这张药方,心里思索着什么。叶陌则乖乖的站在了离袁渊身边,低着头。

这件事…似乎有些棘手。他想了想,自己和这太妃自然没什么关系,她定然不会给自己这十指禅节。可…温如意…他低下了头。

温如意喘了口气,将药方收在了袖子里,下定了决心。不管太妃给不给,他必须得到。

温如玉贵为花枝国二皇子,他的母亲温婉当初是诺澜国公主,也就是如今太后的二女,为了和花枝国连姻,嫁到了花枝国,而太后最为喜爱自己,他可以…温如玉想到,心才放下。

“本王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话音刚落,离袁渊便消失在了叶陌眼前,叶陌还没来得及反应,人走了。她叹了口气。

“叶嘉嘉,你的运气很好,若是这次温如意还没醒,本皇子就让你偿命。”他甩下一句话,扭头离开了。叶陌耸了耸肩膀,也希望早点结束。

离王府。太妃本在惬意的喝茶,听说叶陌的事,那张保养极好的脸上多了怒火,好你个叶嘉嘉,居然敢丢离王府的脸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