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版
背景
默认
字体
默认 特大
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宽度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
澳门永利娱乐官网

作者: 蓝海悦月   更新时间: 2018-10-11 13:07:30   字数:2023字

徐生的一掌力道很大,是在王倩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打出的,所以王倩吃了点亏,受了一些伤。

不过只是凭这一掌就能够打败指天学院的第二名显然是痴人说梦。王倩眼里闪烁着一丝兴奋,知道徐生并不是传说中的废物,心里有些激动,同时心里有些愤怒,咬着牙愤愤的说道。

“既然你不是废物,为什么不说呢?”

“你根本没有问我。”

徐生也有些愠怒,这个女孩显然是那种自以为是惯了的大小姐,要不是看她本质很善良,或许徐生也不会只出三分力道。

话还没有说完,顿时,漫天剑舞向徐生这边飞了过来。隐步法一施展,速度快上极致,一些修为低的人根本看不到徐生在哪里。受了刚才徐生一拳的王倩此时才是真正的惊住了,这样的速度,即便是宫茹雪也没有施展出来过,就凭这速度,再加上刚才的力道,或许自己就挡不住,不过即便打不过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落败。万千剑法困不住徐生,徐生施展隐步法,即便是王倩,也只能凭借灵觉才能感应的到徐生的位置。

“徐大哥好像又变快了啊。”

“是啊,这小子,看来在九塔迷宫中遇到机遇了。怪不得出来这么晚。”

白施礼噘嘴,嘟嘟道。金雅则是很开心的看着徐生和王倩在上面打斗。在一旁的狼牙和肖毅等人,脸上全部变了神色。在知道徐生的实力之后,这些天,狼牙也不断的苦修,实力也有所大进,但是看到徐生的进步,发现自己还是慢了一拍。

“龙凤呈祥!”

被逼急了的王倩使出指天学院的绝招,龙凤呈祥,这一招,漫天灵气化作剑雨,即便徐生速度再快,只要不脱离这个台子,就躲不过去。徐生皱了皱眉,仔细的观察即将落到自己头顶上的灵气剑刃。

龙凤呈祥是指天学院的一个独门绝技,只有核心弟子才会,这一招剑法据说是第一位掌教大人路过某一块宝地,心有所感,遂想到了这一招。

剑法强大,练到极致根本无法可挡。不过王倩只是一个刚入门的学生,虽然施展出来的剑法同样让徐生无可奈和,但是毕竟他的威力远不如真正的龙凤呈祥。

坐在台上的主教大人们也很震惊,纷纷向指天学院的老家伙道喜,没有想到你们这一届竟然除了这么一个天才,可大力培养。

老头叹了口气,瞅了瞅典药大人,无奈的说道。

“徐生很厉害!”

这一句话里面有很多意思,但是没有人接着说下去,典药大人面无表情,只是静静地观看比赛。

徐生没有办法破解这一招,不过以一力降十会,直接拔出鬼泣向飞来的漫天剑刃砍去。空中散发阵阵的鬼啸声,无疑。这个时候的徐生有些恐怖,直接向漫天剑雨斩来,竟然硬生生的将密不透风的剑雨斩出了一个口子。

当漫天的元气剑刃中出现了一个口子之后,顿时就看见王倩又吐了一口鲜血。这一次元比上一次要严重的多。漫天的剑雨自然不是真正的剑刃,只是由王倩自身的元气幻剑而成,一旦有一个地方被攻破,顿时,心中就出现一道伤口。这个境界的王倩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害。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鬼泣顺徐生的心,一下子将王倩的剑缠住了。此时的王倩已经无任何还手之力。徐生没有接着还击,只是伸出一只手,将倒在地上的王倩轻轻地拉了起来。

“我输了。”

一句话,很轻,但是无疑每一个人都听到了。徐生微笑示意,没有过多地骄傲,也没有任何不屑,就像打了一场很普通的比赛一样。

王倩恢复了一会,很快的下台,在下台之前,望了望徐生,传声道。

“你值得跟宫茹雪一战!”

徐生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,心里也不再想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眼睛瞟了一下宫茹雪,这个时候,宫茹雪也正在望着他,眼里满是为徐生胜利的欣喜。

台上的人并没有多少惊讶,反倒是数百米之外的观众,所有的人都沸腾了,徐生不是废物,并且以华丽的一击,直接击败王倩,让许多人都重新认识了徐生。

同时还有许多人在懊恼:“怎么会这样,我全部都是压了王倩啊,我家的财产难道全部都输了。”

“徐生,我恨你。”

整个台下,喧闹不已,一片片的吵嚷声更加的大了。几家欢喜几家愁。徐生这一场比赛不知道让多少人破产。

没有太大的高兴,胜利只是意料之中,徐生坦然的走下台,白施礼和金雅笑嘻嘻的对着徐生,眼神里总有些异样的眼光。挠了挠头,最终没有忍住,徐生问道。

“你们为什么这么高兴?”

白施礼冷哼一声,傲娇的将头移向一边,不搭理徐生,徐生尴尬了,这一向以来都是自己对待白施礼的招式,如今竟被他反用了。不过还没等徐生问,金雅就迫不及待的说道。

“今天一早白大哥就带我去了赌坊,我们把所有的家当全部押你赢,当时,赌坊的人都以为我们疯了,最高兴的是,全场比赛,只有你的比赛赔率最高,我们赚疯了。哈哈哈。”

金雅忍不住,大笑出来,白施礼无奈,自己本来还想逗逗徐生,结果竟然全部被金雅说了出来,不过心里异常高兴。

徐生这才想起来,每一届的比赛都会有下注的,自己居然忘了早知道也就去赌一点了,心里却有些气愤。

“这家伙居然不告诉我。”

一上午就打了十场比赛,除了徐生的那一场太过于骇人,其他的基本上是有惊无险,很少出现反差。徐生时不时地会看向左耳。子木草堂今天早上竟然只有布衣少年这一场比赛,不过左耳似乎并不会忘记陆简的事情。眼里一直冒着火花,不断地射向敬武学院当中。陆简那个家伙就在狼牙旁边,丈着狼牙,竟然没有畏惧。

等着吧,我会遇到你的。

蓝海悦月说: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